站在灰色地带看黑白

一直以来我都把人想得太简单了——我们经常在一起,那么我们就是朋友;我们聊到深夜,那就应该在一起。

可是人类啊,远比想象得复杂。她和你经常在一起,只是因为你回家顺路。他和你聊到深夜,只是刚好你也晚睡,他又找不到人聊。她的关心是顺便,他的拥抱是来者不拒——而单纯的人总会努力记得别人每一份好,并投下对亲密关系期待。往往这份期待越是沉淀,期待者就越容易被伤害。


《亲密关系》(克里斯多福•孟)里提到一个观点:“我们通常会把自己从小到大得不到的、未满足的需求,全部投射在那个爱我们、让我们觉得特殊的人身上,觉得有了他(她),这些需求都会得到满足了。”渴求安全感的人小时候往往缺乏父母的陪伴,童年时的孤独被放大,所以会加倍的转移这份依赖到其它亲密关系上。由于需求并没有被满足,这样的人,会一直在「渴求安全感——被拒绝——伤心——继续渴求安全感」的怪圈里循环。这不是一个心理健全的成年人该做的,毕竟——“我们真正需要的,没有人能给,也没有人能让我们快乐”


之前我做竞品调研的时候总爱在汇报里草率下结论,前Boss看到我几次犯这样的错误,推荐我去读刘慈欣的《镜子》。里头讲的是科学家发明了一个新技术,可以倒退到任意已经过去的时间空间,去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,了解所有细节。于是,腐败,欺骗,偷情,甚至是口袋里的那把枪,都被窥探得一清二楚。没有人再是清白的了,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污点,知道这事的人最后都选择了自我了断。


当时我看完,只觉得看产品也一样。怎样定义一个产品是成功的,是看下载量,日活,次留,还是营收?太多纬了,而每个纬度又有每个纬度的坐标尺,很难去划定界限。所以,怎么说一个产品好或不好,成功与否呢?难。除非真的像IT桔子那样公开定义独角兽的标准(估值超过10亿$),再假设你要做到成为独角兽才算成功。有了第三方认证,有了标准——终于,你可以短暂享受一下名曰“成功”的桂冠。


渐渐的,越发觉得这个社会的复杂性,不是非黑即白所能定义的。有些人懵懵懂懂,闯荡全凭少年心气,撞个头破血流;有些人却早已轻车熟路,深谙人性的规律。——你看,不仅财富地位上人与人不均衡,心智发展也是极度不均衡的。前者无知愚笨但真诚,后者智慧但并不时刻正义。越是了解人性,越是明白,聪明人的善良,最是可贵。当然你也得知道,怎么定义这个「善良」,又是一件难事。


影评人在写文章时总爱吐槽电影里刻板的反派印象——阴险,毒辣,统治欲,甚至反社会人格。而现实里很少有人是真的坏到死的(大部分这样的人已经被警察叔叔抓走),一个比较传统的例子:十恶不赦的阶下囚,大概率也会对其家人露出温柔一面。后来的电影就都喜欢都这么塑造,反派基本上都有个可爱漂亮的小女儿,做坏事十有八九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生活,甚至复活。这竟然也成了一种刻板印象。


我总在克制自己做错事,但依旧是做错了。我总在克制自己不要去伤害别人,但还是伤害了。归根结底,是心智未能跟上环境的变化,不知自己早已深陷在舆论风口,像小鸟叔叔说的,得“祛魅”。感谢平台让我有机会能跟更多人交换思维,也要警惕平台赋予我的话语权。今时不同往日,互联网上,每一句话都自带生命,发出去的一瞬间就再也拉不住尾巴。


经常呼吁大家不要用标签来评价他人,但是自己还是难免陷入这样的思维。当然我依旧支持要去包容接纳每个人的观点,随意judge并不友善。最后,我们无法控制别人怎么想,怎么做,但是幸运的是,我们可以决定自己怎么做。常训常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